新闻中心

大风起兮 击筑而歌——“沛筑”的前世今生

发表于: 2021-09-10 

  筑是我国本土最古老的击弦乐器。据文献载,早在先秦时代筑就存在了。《战国策》卷八《齐一》曾记录“临淄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筑弹琴,斗鸡走犬,六博蹹踘者”,刻画了战国时期城市的繁华,以及“筑”这种乐器在庶民娱乐生涯中的使用。《史记·刺客列传》载“至易水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零”。其中高渐离击筑的故事随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诗句而广为人知,展示了古时“筑”的人文风度。

  两千多年前,汉高祖刘邦击败淮南王黥布,在回长安途中过家乡沛,于是置酒设宴接待故乡父老,酒酣时自击筑,在此乐器的伴奏下唱起了那首千古绝唱《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腾,威加国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在刘邦的“加持”之下,“筑”的社会位置跟着皇室的器重和应用而得以提升,“沛筑”之名也随之远播。在汉初,沛筑常为歌舞乐伴奏,《西京杂记》中有多处描写“高帝戚夫人,善鼓瑟击筑”,且“夫人善为翘袖折腰之舞”,又曰“夫人击筑,高祖歌《大风》诗以和之”,另有“十月十五日,共入灵女庙,以豚黍乐神,吹笛击筑,歌《上灵》之曲”之弥补。但随着时光的流逝和乐器的流变,此乐器渐趋难寻原貌,宋代当前逐渐从宫廷隐退至民间,演化为轧筝、挫琴等不同形制的筑族乐器,其演奏形态也由最初的执竹尺“击”嬗变为“轧”,亦或谓“击轧并用”。

  学者项阳曾在对汉画像石上的乐器图形做文物考古的同时,深刻剖析了不同形制之筑族乐器在发声原理方面的差别。“这种筑形体较大,因之共识腔也较大,能够设想其发音也会较响亮”,由此“刘邦酒酣击筑唱《大风歌》时才会‘大方伤怀,泣数行下’。咱们说形体渺小的楚之筑很难想象有这样的后果。”

  基于文献研究与出土文物考据,沛县民间工艺巨匠郝敬春先生历时近20年收集整顿相干材料,从木材的抉择、木料的加工、音律的考量、乐器形制和演奏方式以及文化寓意等各个层面,摸索古乐器沛筑制造与发音的基础原理,根据家传的制作手艺,构建出了沛筑当代文化性命体,不仅还原了沛筑的原貌,还获得了多项改革成果。

  进入新时代,“沛筑”又走出国门,表演了货色文化交换的友爱使者。2014年,“沛筑”被作为国礼赠送比利时王后,续写了“沛筑”的新篇章。至此,沛筑不再只是一件古乐器,而是讲述好中国故事、传布好中国声音的新时代和平外交使者和凝集着汉魂的代表手刺。

  社会的协调发展,工艺与形制的与时俱进,为沛筑注入了空虚丰盛的文明内涵,使其取得了赫然的时期特点。作为两汉文化的发祥地,江苏沛县既是汉高祖刘邦的故里,也是古乐器沛筑发祥之地。从汉字、汉服,到汉乐府、汉赋,诸多汉文化元素独特滋润了沛筑得以光辉的丰富泥土。作为汉高祖龙兴之地,沛县的历史文化资源更是多姿多彩,除数千件汉代文物之外,歌风台、赤帝亭、汉城景区等标记性历史文化景点众多。古文献所载的名家群星闪烁,文字学家、经学家许慎,古典文献学家刘向父子,竹林七贤之一的刘伶等,都曾在这里留下脚印。这些历史文化积淀为沛筑艺术确当代发展构建了深沉的原生文化环境,对沛筑的发明性转化跟翻新性发展起到主要的推进作用。

  在如此深挚的文化土壤和文化语境的浸润下,为庆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中华筑”和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破100周年的“复兴筑”等接踵应运而生。

  其中,中兴筑外观的设计灵感来自高铁振兴号,筑体坐在刻有汉代元素的高架拱桥的筑架上,视觉上极为震动,体现了传统与古代的对话,代表着新时代中国速度和创新精力。它体型宏大,款式独持,音域宽,音量大,音色美,一身含有十多项立异发现。可双人同时吹奏五声音阶和七声音阶,也可疾速转调。筑体的两端设计为龙头凤首,造型感极强,以红黄为镶嵌色勾画出形象的龙凤状态,寄意来自传统文化中的“龙凤呈祥”。

  此乐器是在十三弦沛筑的基本上发展创新而成。其总长为365厘米,寓意一年365天,可周而复始永恒传承;弦数设计为56根,寓意华夏56个民族大团结,和谐共唱中国梦。筑反面刻有刘邦的《大风歌》篆书,采取汉代有名书法家蔡邕所书的碑文,筑体还附有汉代龙图腾,斫艺师的篆刻印章等。浮现为集诗词、书法、篆刻、名人信息、音响于一体的集成式载体,组合为一套气韵灵动的中国文化符号,活泼展现了复兴筑的重要价值。

  复兴筑的出生体现了沛筑在当代的文化传承。郝敬春先生不仅还原了历史,歌颂了时代,还为沛筑艺术的创新发展奠定了基础。作为中国本土传统民族乐器,它的生存土壤一定是中国文化,它的传承发展也必定须要依附中国人。

  沛筑艺术的传承,还有赖在艺术教育方面不断提升科研和实际能力。增强校本课程建设,使学生浸润于音乐艺术之中,进而受到传统文化陶冶。

  在高级教育中,原野考核、文本细读、乐器制作原理等多方面的知识,是夯实学生专业能力的基石。确保学生从乐器制造、演奏、历史文献等方面对沛筑有寻根究底的扎实掌握。转变以往传统乐器学习只研究曲目演奏技能的单向度学习方法,将学生实际研讨能力的提升作为高等教导沛筑艺术传承的着重点。让学生懂得传统音乐“何以”如斯,让他们在走出校园之后,具备推动传统乐器当代发展的常识贮备和实际操作才能。

  对于筑这样的乐器,合适其演奏的曲目为数未几,因此曲目库的建设、传统曲目标收拾和发掘、新音乐作品的创作,也是沛筑艺术教育者及学习者有待开辟的重要范畴。此外,对乐器文化进行维护的最好方式是适应当代文化语境及审美习惯,进而激发文化承载者的使命感,实现沛筑文化的当代流传。

  在沛筑的文化传播进程中,需要依靠民营文化企业气力及社会力量,以实景演艺创作的方式,重现击筑而歌的巨大历史场景;施展融媒体技巧和新科技力气,拉近传统与当代的间隔,实现古老艺术的活态传承。

  这样的传播方式,既加强了古乐器沛筑与其历史渊源之间的文化关系,又营造了沉迷式休会的文化环境,对古乐器的当代传播将有伟大的推动作用。而这些全方位、多样化的文化传播情势,又会对基础性的民族音乐及传统文化研究提出新的请求,需要存在深度和体制性的基础研究为其供给源源不断的传播动能;这种体验式的文化传播气氛同样也会副作用于学校艺术教育,补充当代古乐器学校教育传承方面“濡化”氛围缺失的事实问题。

  因而,在当代文化场域中,我们要以传承沛筑文化为契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弘扬传统音乐文化,一直晋升文化自负。

  (作者:龚雪 单位:南京晓庄学院音乐学院,本文属于江苏省高校哲学社会迷信研究个别项目《非遗“沛筑”与研旅融会对江苏沛县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研究》、南京市委宣扬部第五批文化人才名目《“沛筑”形制改进与创新研究》、南京晓庄学院青年专项〔人文社科类〕《国礼非物资文化遗产“沛筑”的学校教育传承系统研究》结果) 【编纂:张燕玲】